难忘羊皮带里的酸奶
发布时间:2018-12-24 22 来源: 四川新闻 浏览量:15

1972年,我在七师128团10连工作,那年12月的一天,我和我们大田排的同志按照连里的安排,到10连8斗渠哈萨克族叶 鲁拜大叔家的羊圈积肥,然后再用马车拉到地里,由于8斗渠离连队较远,我们计划干完再回家。

那天,当我们干到中午近3点时,又渴又饿,离完成连里安排的任务还差一大截。就在大家肚皮“咕咕噜噜”唱“空城计”的时候,叶鲁拜大叔悄然来到了我们面前,用带着哈语口音的汉语对我们说,老乡们,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别干了,走,到我们家吃饭去。

在叶鲁拜大叔的一再坚持和盛情下,我和排里的六、七名同志一起丢下工具,帮赶车的车把式给马填了草料,便一起进了叶鲁拜大叔家里。他家虽然住的是干打垒房子,可是屋子里却收拾的特别干净。一进门,我就闻到满屋子的奶香味。叶鲁拜大叔告诉我们,这股奶香味是他家挂在墙上的羊皮袋子酿制的酸奶。

因为我们是第一次来他家积肥,为给我们助兴,那天,叶鲁拜大叔还让自己的女儿骑马到另一个放牧点叫了两个哈萨克族姑娘,给我们跳舞,她们长得特别美丽,穿一身哈萨克盛装,舞姿特别优美。

我们在他家一边看着哈萨克舞蹈,一边喝着女主人端上来的热气腾腾的奶茶,吃着馕坑里炕好的香喷喷的大馕,吃完馕后,叶鲁拜大叔又从土墙上取下自己酿制酸奶的羊皮袋子,给我们每人倒了一大碗酸奶,闻着浓郁的奶香味,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食欲,使我禁不住咽下了口水,我忍不住一口气就把这碗酸奶全部灌进了肚子里,那酸爽真可以说是沁人心脾,是现在工厂酿制的酸奶没法比的。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我还是第一次喝酸奶,一碗酸奶下肚,干活的疲惫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

第二天,再次去叶鲁拜大叔家干活时,我们把自己家的皮牙子,胡萝卜等蔬菜给叶鲁拜大叔家带了去,他也特别高兴,在长期的积肥过程中,我们结下了深厚友谊。后来,他经常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每次去他家,我都要美美地喝一大碗他家羊皮袋子酿制的酸奶。至今,我都难忘叶鲁拜大叔家的酸奶。那滋味和感受让人终生难忘,我从心里感谢叶鲁拜大叔和他热情好客的一家人。

Copyright © 2012-2019   www.thekoalaa.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